饕餮

【海鸟】谁知道呢
占个tag
ooc什么的也是不可避免的呀【无奈】
———————————————————————————
海未感觉有点无聊。
作为从小受到严苛家庭教育的道场继承人,海未有着严格的作息规律,作事认真且一丝不苟,把自己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这个只能算是基本技能。
可是今天例外。
无论如何都感觉心神不宁和没来由的烦躁。
大概是今天气压偏低?
摇摇头,什么时候也跟那个橙发青梅一样喜欢把责任推给别处了?
谁知道呢。
想到发小,海未又不自觉的将思绪飘到了别处。
她的发小啊,从小就冒冒失失的,干什么的不靠谱,就是后来组建校园偶像、当学生会长也一样,充其量不过是甩手掌柜,学生会大大小小事情大多有她和小鸟一手操办。而那家伙……嗯,她好像负责吃面包。
啊,这么想还真是失礼啊。要是被穗乃果知道了就要被抱怨了吧。
至于另一个青梅则靠谱得多。
一想起小鸟,海未的表情便不自觉的柔和起来。对于那个与自己相比十分具有女孩子气息、喜欢软软可爱的东西、又心灵手巧的衣装担当却又对调戏自己十分热衷的亚麻色身影,自己实在是提不起脾气。
“可爱的女孩子可是全世界的珍宝。”耳畔回想起某金毛不知廉耻的话,海未此时也不得不认同一下。
其实自己知道她是故意说出那样破廉耻的话调戏自己,可是自己偏偏又没回都中招且对此毫无办法。尤其是当她说出“お願い”时明明看到了那蜜糖一般的眼睛眼底闪过的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可还是遏止不住内心的惊涛骇浪,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这也让看着小鸟得意的海未深感自身修行的不足——起码自制力还有待提升。
可若是有一天真的对小鸟这招无动于衷了,她会不会哭出来?……
——不,不会有这一天。
海未为这没来由的肯定愣了一下,随即扯起嘴角笑了一下。也是呢,小鸟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得要多狠的心肠才能拒绝她的请求?
谁知道呢。
反正自己肯定没有,不然也不会经常被小鸟耍的团团转了。
神游了一会,心中烦躁仍未褪去。烦躁的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水来。冰冷的水喝下去,稍稍平息了心中的无名火。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有事可做,但完全不想上手,这可不像海未的风格。最近的事情实在不是很好,也许是因为没赶完的论文,也许是夏日的鸣蝉使人烦躁……
又或许是某个亚麻色的身影。
谁知道呢。
但海未不想往那方面去想。
甜腻腻的声音,还喜欢吃一样甜腻腻的芝士蛋糕马卡龙。海未不是很能理解,她不是不喜欢甜食,但她更喜欢穗村带淡淡的甜味的馒头。可是小鸟喜欢。
也许这就是我与“真正的女孩子”的差距吧。
“小海瞎说什么?明明小海也很可爱哦~”
突然脑海中蹦出亚麻色的身影,撅起嘴反驳她的想法。如果是面对面的说,恐怕自己又要脸红吧?
可是海未没有。
她只是嘴角稍稍牵动了一下。
微微笑了笑。
说起来海未真的很容易脸红呐。之所以这样才会经常被小鸟戏弄呢。也许只是在小鸟面前这么容易脸红吧,但是高中的时候好像从来没注意到这一点。
啊啊——这个谁知道呢。
太阳一点点的往西沉,下午马上就要被耗掉了。换做平常海未一定会为自己这种浪费光阴浪费生命的事而自责愧疚不已,可是今天她感觉内心毫无波动。大概是被穗乃果传染了吧。
说起那家伙,现在上大学的同时也在学着怎样经营自家的和菓子店了,以后也会跟自己继承道场一样继承那家店铺吧。她们从小就是发小,连未来都有些相似,也难怪是发小?或许正是因为小鸟不像她们一样才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喜欢的服装设计而去米兰学习吧。
我是在羡慕小鸟吗?
谁知道呢。
送小鸟出国那一天,μ's其他的七个人都到场了——除了海未。绘里和妮可回来还有些生气的问我为什么不去送送小鸟,毕竟下一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而希和花阳则关切的问我是不是和小鸟闹了什么矛盾。我摇摇头:“我只是怕我受不了离别的场景,到时候露出让小鸟担心的表情。”
嘴角挂着笑容,连我自己都感觉有些虚伪。
在不愿意承认的多个不眠夜,我终究还是承认了我的私心——我想要小鸟留下来,留在东京。
我知道不能这么自私,不应该因为自己而让小鸟自毁前程。我怕我去了机场会一冲动就把小鸟拦在那里。鸟儿的美应该给天空而不是华丽的鸟笼。
我终于看清了我的心意,我庆幸自己那天没有去机场送她。
但是为什么完全高兴不起来?
我不知道。
———————————————————————————
烂尾工程。
吃的不开心怪我 。
这里是饕餮,没脸求关注了【捂脸跑开】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