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

【钢笔安利】复古气息的实木暗尖钢笔,想pick一下檀木笔杆吗?

檀木笔杆子是尊的好看!!!十分想要一只了!

鸢茶:


今天要介绍的,是金豪复古风格的木杆616。


在亚马逊上,“金豪”是个迷之品牌。


比如你看这支笔。



嗯,放大细节,看这句话。


“Competes with Waterman Parker Pilot Jinhao Lamy Safari Metropolitan Mont blanc”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在歪果仁眼中,Jinhao是个能和威迪文、派克、百乐、凌美乃至万宝龙竞争的钢笔。


——他们打心眼儿里这么认为的。




还有一支金豪钢笔底下的长评(这位小哥话超多的……),如下:



划重点:(老板娘大白话翻译版本)


“我玩过很多钢笔,百乐,白金,百利金,凌美,金豪,三文堂,杜克……我知道一个好笔尖手感如何,而这一支就是!”


“它只要14美元诶!疯了疯了!”


Ps:小哥哥还给这支金豪灌了色彩雫的孔雀。(原文:I inked it with Iroshizuku Ku Jiaku Ink)


只能说小哥哥还不懂中国智造的威力,这支笔在我们大淘宝只卖二三十块;而按照实时汇率计算,你花了96人民币。


可你还觉得好便宜……(老板娘流出了贫穷的泪水)




金豪几乎是国产钢笔中品控zui好的品牌了。因为它主要做对外出口的,而且还是零售,因此每运一次都要漂洋过海一两个星期,如果遇到退换货,一来一回一个多月就没了……


也正因为多年的出口贸易磨练,金豪练就了过硬的品质。


(小声哔哔:当然了,还因为在海外卖得贵,遇到个售后问题一般就直接赔付了,人家利润高不怕不怕啊!)





拿到这支金豪木杆616,我就喜欢得不要不要的。然后我就下定决心:我要把它卖到美国去!!!


然后我就开始了艰难地写文案之旅。


写文案,第一件事儿就是对标——去看看别家怎么写的。


于是我挑了一个美国牌子、卖得挺好的一支钢笔,点进去瞅了瞅。


可是我越看越特么觉得不对劲儿啊……


比如说这一段儿,讲售后的:


100% SATISFACTION OR WE BUY IT BACK FROM YOU: Ordering from Dryden Designs is risk free. Worst case scenario you are not 100% satisfied and we give you a 100% no hassle refund. Best case scenario, you buy your Dryden pen today and transform your whole look, style and become the envy of your circle. You either win, or you win.


前面还挺正常,意思是你不喜欢给你退钱!然而后面画风突变,大白话就是:“今天你买了,明儿你整个人的身份气质品味都变啦!所有人都羡慕死你啦!”


大掌柜实力吐槽:“买个笔就变身了,当自己是月野兔还是怪盗圣少女呢?”


然后我又看了几篇文案,基本上都是这个画风。我现在强烈怀疑,是新广告法出台后,我国的房地产文案们纷纷失业,于是去美国卖钢笔谋生了……




后来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写好了支笔的英文文案,并美滋滋发到了云停的群里,一副“你们快表扬我!掌声呢!”的样子。


万万没想到,就在这时,云停的投资人大大冒了出来。


投资人:“有些话,我觉得告诉你不太好,不告诉你也不太好。”


我:“????”


投资人:“其实吧,木杆和牛皮纸是中日的特殊癖好,老外实在欣赏不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木杆钢笔在国外都卖不好。”


我:“……………………”


我沉痛道:“你为什么不早点儿说?”


投资人:“你也没来问……”


——哥!友尽吧!







总之,最后我们也在云停上架了这支笔。


因为我觉得咱们中国人应该更能欣赏它的美……


不管老外觉得好看不好看,反正我觉得特别好看!




而这支金豪木杆616:


采用了自产的国产暗尖总成,技术成熟,性能稳定,不会歪尖;


不锈钢抛光笔盖,密封性良好,外观稳重大方;


塑料笔握,配合榫位固定总成,结构清晰简单,不会爆杆;


欧标口,可使用墨囊或上墨器,兼容施耐德、Online等墨囊。




木材没有使用特别高档的材料,但足以提供大多数人需要的那种“温润”握感。


到手后,可以自己上蜡上油,或者通过长期使用,自然产生“包浆”。心急的朋友可以用蜡烛、凡士林、家里用不完的润肤霜、食用油等含油含脂含蜡产品来发挥你们的创意。




对比一下塑料杆的浙江丽水产英雄616,区别是:


总成暗尖、不歪尖的金豪 VS 十支歪个七八支的英雄;


木杆 VS 塑料杆,不解释;


欧标上墨器 VS 不可拆卸的挤捏上墨器,这不是欺负人么?




四色可选。


棕仙木:桃木原木,沉稳的棕色。由于原料非工业化量产,每支木杆的颜色深浅有差异。材质表面较平整光滑,木头纹理线条没有梨木杆突出。


玉露木:梨木原木,活力暗红色。跟桃木杆比,颜色深浅差异略小。材质表面较为不光滑,木头纹理线条较突出,有明显斑驳痕迹。


虎皮檀木/黑檀木:采用了更高档的檀木笔身,两款花纹可选。据记载,檀木木质坚硬,香气芬芳永恒。因色彩绚丽多变且百毒不侵,万古不朽,又能避邪,故又称圣檀。








目前桃木、梨木的版本是现货,檀木要过几天才到。


另外还配有礼盒版本,盒子比较高大上,适合送礼。





上新当然有福利了。


今晚9:00准时上架,前5位免单。(仅免金豪木杆616一件,如拍下多件,则免最高价的单品)


第6~20位,赠送真皮笔袋一只。符猫礼盒内同款。(如下图所示,米黄色的真皮笔袋)





链接如下:


云停的金豪木杆616:点我点我点我




当然还有底部惯例抽奖:


从点喜欢+推荐中,抽3位,赠送1支616。


从转载+推荐中,抽1位,赠送616礼盒1套。




ps:我们暂时还没有想好叫“小”字辈还是“君”字辈。


目前有人提供小字辈名称:小古董。23333


希望大家在评论区集思广益~小xx,or xx君。


花名选中的那位送一套4支金豪616。




哦另外,云停的官方微信已经开通,号码:18620683173。


搜不到手机号的可以搜:wxid_p7ih7k04zep312


没有支付宝的小天使们可以直接通过微信下单~说不定还能碰见陪聊的老板娘哦!

江边日出
这里是你的摄影博主(bushi

完全戳心坎_(:з」∠)_

言谦:

自暴自弃

白衣-A-RISE同行招募中:

自暴自弃流写手

柯基不写文:

哇的一声哭出来🙁

【绘希】战斗民族,闲人回避!


一个小段子(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成了短篇_(:⁍」∠)_
一个有毒的脑洞,请轻点吐槽(笑
不喜欢的也不要搞事,文笔方面有啥不足就私聊告诉我好了wwwww
以下正文
———————————————————————————
校园的放学铃准时响起,夕阳下音乃木坂的学生也三三两两走出校园,一路有说有笑,十分青春洋溢。
然而和谐的景象中总有些不和谐的渣滓煞了风景。
一条小巷弄中,一个小混混头目以及一干小弟正在探头探脑仿佛搜寻着什么一般。不一会儿,校门处一个学生向此处走来。一头紫色的长发扎成双马尾垂在身侧,风吹起的裙摆洋溢出青春的气息。最让人瞩目的是其远超同龄人的凹凸有致的成熟身材。
随着其靠近小巷,混混们开始骚动起来。
“大哥!就是这个妞!怎么样?”“嘿嘿,你小子中用倒不怎么中用,眼神倒是不错。”被称作大哥的不良邪笑着,脑海中已经在想着怎么把这妞搞到手了。是以礼相待?还是直接来硬的呢?
一向崇尚简单粗暴的大哥果断选择了后者。只是要是在人多的地方倒是不大好动手啊……
正这么想着,却眼看着那美女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老大在感叹一番后赶紧吩咐小弟躲起来到时候来个瓮中捉鳖,后面的就好办了。

东条希很清楚自己已经被这几个人盯上了。那为什么不躲开?自然是有意为之了。作为学生会副会长,在接到多次学妹们关于这个不良骚扰她们的举报多次后,作为副会长东条觉得有必要采取一些行动。
当然,副会长都出动了,会长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东条希斜眼往后瞄了一眼,看见熟悉的灿金时不禁心里安心了一些。
毕竟还是很紧张的啊,引蛇出洞这种事。

哒、哒,鞋子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在狭窄的巷子里听起来格外清晰。东条希不徐不疾向着巷子深处走去。她自然能感受到来自骚动不安的小混混们的动静,但毕竟只是一些不良罢了,以绘里亲的身手对付这几条杂鱼简直浪费。想到这,东条希神色更加淡然,面上看来仿佛不是去当诱饵而是去赴约一般。

“哟!哪里漂亮的小妞~哥几个带你去玩玩怎么样啊~”轻佻的口气,终于忍不住出手了么,东条脸上显出不屑的笑容。不出所料,还未等希开口,身后传来绚濑清冷的声音:“带我一个怎么样?”金发的学生会长双手背在身后,缓步走来,脸上挂着冷笑,冰蓝的眼睛深邃,却能让人感受到剑一般的冰冷眼神仿佛西伯利亚寒流一般射出,宛如身处风暴中心。

当希说出要以自己为诱饵来个一锅端的计划时,身为恋人的绘里内心是拒绝的。
“不行!这么危险的事!怎么能让我的希去冒险!你身手没身手,反应也慢,要去也是我去呀!”
咱承认咱身手没你好,但是咱反应不慢好吗绚濑桑?东条内心想说mmp但是想到自家恋人也是关心自己也就忍住了。
强行扯出一个微笑,希选择性忽略了部分内容后说出理由:“绘里亲你不行啊。你这气质一看就很危险不好惹好吗。那个冰山气场哪个不怕死的敢靠近?”顿了一下,随后补充,“而且你身材也没咱好,这个诱饵当然是咱来更合适了。”反杀。
“……”
一个「难道不是吗」的搞事微笑。
“哇~希你这么说就很扎心了啊~”而且自己居然找不到理由反驳。エリチカ很难过但是エリチカ说不出口emmmm。
于是在希几天的努力后终于让那群不良成功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既然时机已成熟,那么,自然就要开始行动了。

“哼,既然你都送上门来了,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啊。”咽了咽唾沫,小头目强撑着不怕死的说道。
听了这话绚濑怒极反笑,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待会要让他们断几根骨头了。
这时众小弟中突然有一个压低声音对着大哥说:“大哥!这个人好像是……”“嗯?有来头?”“她是音乃木坂的学生会长啊!”
大哥愣了一下,随后冷哼一声:“学生会长了不起啊!不就是个……”说着说着,他却突然停了下来。
“不就是个什么?”不远处的某学生会长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冷笑着反问他。
这边的大哥却不淡定了。听闻音乃木坂的学生会长作风严谨,认真可靠,再加上因为四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而拥有的一头灿烂金发和白皙肌肤,极高的颜值更是加了不少分,让其在校内以及周边有极高的声望。她在俄罗斯生活过很长时间,直到国中时才因为父亲工作原因来到日本念书。
关键词「俄罗斯」。
那一天,大哥不禁又回想起了,被战斗民族支配的恐惧。
「俄罗斯某动物园一女伺养员徒手打得西伯利亚狼连连退避求饶」;
「俄罗斯交警高速查车车主拒绝下车竟一拳打碎车窗拆其车门强制下车」;
「俄罗斯男子郊外遇熊,与其赤手空拳缠斗并将其击退」;
………………
不远处的某四分之一俄罗斯血统的学生会长有些好笑的看着不良在短短几分钟内不停变换的脸色。
大哥终于从恐怖的回忆中走出,看了一眼绚濑,又想想其血统,怂了。
“……哼,今天算你们走运,这笔账以后再算!”摔下毫无意义的狠话之后,大哥带着一干小弟灰溜溜的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绚濑。
“希,他们怎么走了?”还以为要恶战一场呢(并不
一脸状况外的希也很懵逼。咱还等着看绘里里大展拳脚把他们教训一番呢。
要是绚濑知道自家恋人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算了不管了,反正事情解决了对吧~”希十分看得开的说着,并从包里抽出两张烤肉店的优惠券,“去吃烤肉庆祝一下吧绘里亲!”“诶~我还以为失去甜品店……”
今天的音乃木坂也很和平呢~
———————————————————————————
我真的不是黑俄罗斯真的……
但是以上那些新闻内容都是真的【认真】,不骗你。
战斗民族俄罗斯系列_(:⁍」∠)_

因为没有紫色就用蓝色代替好了【草率】
因为没有翼嘛所以果皇没cp【不怪我】

【海鸟】谁知道呢
占个tag
ooc什么的也是不可避免的呀【无奈】
———————————————————————————
海未感觉有点无聊。
作为从小受到严苛家庭教育的道场继承人,海未有着严格的作息规律,作事认真且一丝不苟,把自己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这个只能算是基本技能。
可是今天例外。
无论如何都感觉心神不宁和没来由的烦躁。
大概是今天气压偏低?
摇摇头,什么时候也跟那个橙发青梅一样喜欢把责任推给别处了?
谁知道呢。
想到发小,海未又不自觉的将思绪飘到了别处。
她的发小啊,从小就冒冒失失的,干什么的不靠谱,就是后来组建校园偶像、当学生会长也一样,充其量不过是甩手掌柜,学生会大大小小事情大多有她和小鸟一手操办。而那家伙……嗯,她好像负责吃面包。
啊,这么想还真是失礼啊。要是被穗乃果知道了就要被抱怨了吧。
至于另一个青梅则靠谱得多。
一想起小鸟,海未的表情便不自觉的柔和起来。对于那个与自己相比十分具有女孩子气息、喜欢软软可爱的东西、又心灵手巧的衣装担当却又对调戏自己十分热衷的亚麻色身影,自己实在是提不起脾气。
“可爱的女孩子可是全世界的珍宝。”耳畔回想起某金毛不知廉耻的话,海未此时也不得不认同一下。
其实自己知道她是故意说出那样破廉耻的话调戏自己,可是自己偏偏又没回都中招且对此毫无办法。尤其是当她说出“お願い”时明明看到了那蜜糖一般的眼睛眼底闪过的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可还是遏止不住内心的惊涛骇浪,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这也让看着小鸟得意的海未深感自身修行的不足——起码自制力还有待提升。
可若是有一天真的对小鸟这招无动于衷了,她会不会哭出来?……
——不,不会有这一天。
海未为这没来由的肯定愣了一下,随即扯起嘴角笑了一下。也是呢,小鸟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得要多狠的心肠才能拒绝她的请求?
谁知道呢。
反正自己肯定没有,不然也不会经常被小鸟耍的团团转了。
神游了一会,心中烦躁仍未褪去。烦躁的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水来。冰冷的水喝下去,稍稍平息了心中的无名火。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有事可做,但完全不想上手,这可不像海未的风格。最近的事情实在不是很好,也许是因为没赶完的论文,也许是夏日的鸣蝉使人烦躁……
又或许是某个亚麻色的身影。
谁知道呢。
但海未不想往那方面去想。
甜腻腻的声音,还喜欢吃一样甜腻腻的芝士蛋糕马卡龙。海未不是很能理解,她不是不喜欢甜食,但她更喜欢穗村带淡淡的甜味的馒头。可是小鸟喜欢。
也许这就是我与“真正的女孩子”的差距吧。
“小海瞎说什么?明明小海也很可爱哦~”
突然脑海中蹦出亚麻色的身影,撅起嘴反驳她的想法。如果是面对面的说,恐怕自己又要脸红吧?
可是海未没有。
她只是嘴角稍稍牵动了一下。
微微笑了笑。
说起来海未真的很容易脸红呐。之所以这样才会经常被小鸟戏弄呢。也许只是在小鸟面前这么容易脸红吧,但是高中的时候好像从来没注意到这一点。
啊啊——这个谁知道呢。
太阳一点点的往西沉,下午马上就要被耗掉了。换做平常海未一定会为自己这种浪费光阴浪费生命的事而自责愧疚不已,可是今天她感觉内心毫无波动。大概是被穗乃果传染了吧。
说起那家伙,现在上大学的同时也在学着怎样经营自家的和菓子店了,以后也会跟自己继承道场一样继承那家店铺吧。她们从小就是发小,连未来都有些相似,也难怪是发小?或许正是因为小鸟不像她们一样才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喜欢的服装设计而去米兰学习吧。
我是在羡慕小鸟吗?
谁知道呢。
送小鸟出国那一天,μ's其他的七个人都到场了——除了海未。绘里和妮可回来还有些生气的问我为什么不去送送小鸟,毕竟下一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而希和花阳则关切的问我是不是和小鸟闹了什么矛盾。我摇摇头:“我只是怕我受不了离别的场景,到时候露出让小鸟担心的表情。”
嘴角挂着笑容,连我自己都感觉有些虚伪。
在不愿意承认的多个不眠夜,我终究还是承认了我的私心——我想要小鸟留下来,留在东京。
我知道不能这么自私,不应该因为自己而让小鸟自毁前程。我怕我去了机场会一冲动就把小鸟拦在那里。鸟儿的美应该给天空而不是华丽的鸟笼。
我终于看清了我的心意,我庆幸自己那天没有去机场送她。
但是为什么完全高兴不起来?
我不知道。
———————————————————————————
烂尾工程。
吃的不开心怪我 。
这里是饕餮,没脸求关注了【捂脸跑开】